扶摇直上小麻雀

好长时间没画了都不好意思去看文x
第三发小贝壳! @牧人的话
说真的太太写的文贼鸡儿好看【认真脸】
私心贝壳摘掉假发是一头小卷毛因为剑桥风云里的卷毛真的是太软萌了呀!!!!!!!

【萨勒】Zombie 1

说产就产。
主要是脑洞憋的难受_(:з」∠)_
以我的尿性可能就几篇内完结emmm
写不完您打我【等等】
日常OOC及辣鸡文笔,如果您喜欢当然最好|ω・)

——————————————————————————————

萨拉查很庆幸自己是军校生。
他在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后开始跟这群腐朽的生物进行纯体力竞速,天知道为什么每个街区都有跟潮水一样的尸群。
节假日乖乖呆在家里打XBOX不好吗?!
凭着军人优秀的体能跑过三条街后萨拉查注意到一条窄窄的巷子,简单判断了一下宽度大概能容一人出入。
希望另一头没有丧尸。这么想着他转身跑了进去。
长长的巷子里格外阴暗,萨拉查不得不打开手机照明,但注意力的分散使他忽略了脚下——他被狠狠地绊了一跤。
“...?”绊到萨拉查的元凶没事人一样起身,站在萨拉查旁边好奇而抱歉地看着他。失去手机的光线让萨拉查只能模糊地看出这是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青年,脸上还挂着温和的微笑。
面对一城丧尸还保持微笑也是个人才。
萨拉查如是想。
入口处的光线似乎被什么遮挡,隐隐地传来了丧尸群的吼叫,青年顿了一下,拉起萨拉查开始向另一头走去。视力好如萨拉查也看不清巷子中的情况,可青年每一次都能带着他避开障碍,因此就算青年步伐缓慢甚至还有些磕绊,他们仍然顺利而快速地抵达了出口。
小巷的另一头是居民区,大概因为末世前这里比较冷清,丧尸明显地少了很多。青年带着他走到一栋房子前,掏出钥匙开门。令他奇怪的是,明明应该驾轻就熟的操作,青年却十分生疏,钥匙对了几次也没插进锁孔,最后只好不甘心地请萨拉查代劳。
萨拉查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安。
不对劲。

直觉让他在进门的一瞬间拽住了青年,对方慌乱中不小心按开了电灯开关。
萨拉查终于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了。
大白天却仍旧拉紧的窗帘,流理台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青年残留着血迹的指甲......
以及青灰色的皮肤。
他几乎条件反射地拔出刀,抵在青年的太阳穴上,但却迟迟没有扎下去。
如果是丧尸,为什么他存在理性?
还是说仅仅只是捕猎者的伪装?
仿佛看穿了萨拉查的想法一般,青年沉默了一会,动作僵硬地递给他一个日记本,用祈求的目光望着他,示意翻开。

【萨勒】总有那么几次勒萨罗想跟萨拉查离婚

OOC,OOC,OOC。真的是OOC。
中间有假刀。
太太们我求你们发粮QUQ

1.
有一天萨拉查梦见了勒萨罗的兔子装。
然后醒来把他压在身下艹了一顿。

“:)fuck。”

2.
勒萨罗自豪于头发上一丝不苟的小卷卷。
而萨拉查总是喜欢把它捏到炸毛。

“总有一天我要把您的头发烫成卷毛:)”

3.
萨拉查不会原谅损坏沉默玛丽的人。
可他每次削完苹果总把刀戳在扶手上。

“capitan您的原则是被狗吃了吗:)”

4.
勒萨罗曾经跟萨拉查委婉地抱怨每天晚上都做到很晚会影响自己次日工作。
第二天萨拉查把船开到港口
并放了除勒萨罗以外的所有人一整天假。

“所以您的意思是晚上不行白天来吗:)”

5.
勒萨罗失去眼睛后曾开玩笑地跟萨拉查说起自己的眼罩可能会吓坏小孩子们。
萨拉查对他失去一只眼睛十分难过并表示一定好好补偿勒萨罗。
第二天他看见自己床头被换上了一个粉粉圆圆带蕾丝的眼罩。

“capitan您是觉得我太久没杀过人了吗:)”

6.
关于那个眼罩的后续。
萨拉查后来开启了正确的用法:
配上手铐用。

当天晚上沉默玛丽上回荡着磨刀声。

7.
勒萨罗还记得萨拉查向他的第一句告白。
“勒萨罗我一直觉得你不喜欢女人。”
“......”
啊,口误了。

“说错话要人命的哟capitan:)”

8.
勒萨罗讨厌萨拉查的不听劝。

9.
就像在魔鬼三角洲前。
就像在波塞冬之墓里。

10.
他绝望而徒劳地追赶着那个背影。
“capitan......”
停下,capitan,求你......

11.
“我让你给我停下呀capitan!!!”
勒萨罗面带微笑冲到萨拉查面前伸直手臂拦腰就是一记暴击。
“......”
杰克和亨利扒在铁链上沉默地看着勒萨罗扛起萨拉查,笑眯眯招呼船员回玛丽号。

“能动手为什么还要废口水呢:)”

0.
“这就是capitan啊。”勒萨罗望着恢复了昔日风采,站在船头跟舵手确认方向的萨拉查,在日记上记着,“就算他老是让我忍不住想离婚,可我还是喜欢他啊。”
还没记完他就看见一旁原本被热到颓废的马格达忽然蹦了起来,紧接着甲板上的士兵们如同潮水一样欢呼着跑下船朝镇上涌去。
“为了庆祝我们的复活,今天允许你们下船放松。但是明天早上开船时我不希望看到有人迟到!”萨拉查的声音不高,在欢呼声中却显得格外清晰。
可是这场景怎么这么该死的熟悉呢?
当甲板被再一次清空的时候,被再一次留下的勒萨罗发誓他看到萨拉查掏出了那个鬼畜的眼罩,而且绝对还多了什么其他的东西。
“不好意思我果然还是想离婚:)”

第二发贝壳! @牧人的话
他真的好可爱啊阿姨我超——喜欢白白胖胖的小孩子的啊!!!

胖胖的小贝壳!!!
他的原设定 @牧人的话 有这——么可爱!!!

【萨勒】童话故事总该有完美的结局

嘿呀饿得我,
我要发糖,我是威利旺卡。
O。O。C。

萨拉查听见风在耳畔呼啸而过,被船锚狠狠撞了一下的脑袋此刻正钻心地疼着。他的口中又开始流出鲜血,巴博萨的那一剑穿胸而过,令他有些呼吸不畅。
几乎是一瞬间地,后悔如正在合拢的海墙一般扑面而来,汹涌地淹没了萨拉查。他想起了沉默玛丽上始终追随,对他不离不弃的士兵,也想起了在他还没有一心追逐麻雀时,沉默玛丽上的那些时光。哪怕是在魔鬼三角洲里,偶尔兴致大发的时候,萨拉查会走到无人的角落里,站在某座礁石上唱一首歌;而当他回过头的时候,总能看见礁石下悄摸摸挤成一堆听歌的士兵,听见勒萨罗小声维持秩序的声音。
然后呢?然后他会爽朗地笑起来,把勒萨罗拉上礁石一同歌唱,最后通常会在士兵们兴奋刺耳却毫无恶意的口哨声中化为一支火热的共舞。
他们相互倾心,深陷在对方的魅力中而无可自拔。
萨拉查痛苦地捂住了头。
他清楚地听到了风中飘来的,来自勒萨罗绝望的呼唤,也听到了后半句话。
“你会死的!不要去!求你了!”
但是他停不下来。愤怒驱使他不断地追逐前进。三十年的痛苦与仇恨,就差那么一点,只要追上斯派洛就能让他全部偿还!他闭上眼睛对勒萨罗默默地道了声歉,便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这是你应得的报应,萨拉查。他对自己说,随后闭上眼睛,开始数着自己剩下的时间。
十,九,八,七......
萨拉查感觉自己被一股冲力撞进了水墙,与此同时双手被人轻轻地牵住。
他睁开眼睛,线条优美的鱼尾泛着光泽从眼前划过。
“介意来一支舞吗,capitán?”解除了诅咒的勒萨罗在水中对着他温和地笑着,蔓延眼角的鱼鳞反射着入水的阳光,勾出精致美丽的纹路。水中时不时有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萨拉查猛然想起沉默玛丽上的船员都是勒萨罗负责招进来的。本来就是受海神眷顾的生物,也难怪他们总是那么熟悉天气与地形,甚至在海战中战无不胜。
萨拉查回握了勒萨罗的手,他们在水中踏着熟悉的舞步旋转,勒萨罗柔软的唇与萨拉查的相贴,献上了一个人鱼的吻。

麻雀向天边赴一个约定,
而放下仇恨的灵魂,与爱人再不分离。

【萨勒】论一个坑主人的AI与想揍AI的主人共同点何在

群内太太脑洞具象化。
感...感觉就是那种几章内完结的吧。
因为怕坑所以有灵感就写。
设定AI可以碰触到东西但是感觉不到痛。
关于AI一切设定都是私设,私设。毕竟不是技术人员。
有幼齿化。但是没有婴儿车。
连车都没有大概。

这是一个AI已经广泛流行的时代。
刚开始萨拉查不断说服自己要跟随潮流,但是因为忙总是没有时间去购置AI,他也就像个不问世事的退休老干部一样习惯了没有AI的生活。
直到他因为业绩好在公司年会上被老总奖励了一个最新款AI。这时候萨拉查习惯老干部生活已经有三四年了。
所以当他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把这件事情忘到大三角去了。
而在他睁开眼发现手臂上搭着一只陌生的手之后条件反射地抓着那只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
AI最好的地方果然就是感觉不到痛,勒萨罗躺在地上看着煎蛋被甩到空中又落到萨拉查头上,如实想着。
妈卖批哟我现在换个主人还来得及吗?
不过正事还是要干,他从地上站起来,微微踮起脚拿掉还挂在萨拉查头发上的煎蛋,看着萨拉查面色复杂的脸笑了笑。
【早上好先生,我是勒萨罗。】
【你的定制AI。】
………………………………………………………………………
幸好今天周日不上班,否则这绝对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迟到。萨拉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想。
罪魁祸首坐在椅子上人畜无害地一笑。
【......】
【可是先生,这也不能全怪我不是吗?】看到萨拉查的脸色不对勒萨罗慌忙辩解,【我是说,我只是在履行我自己的职务,可您的行为明显有点过激。】说完还委屈的低下了头。
也是,萨拉查想了想。那一下子就算是强壮一点的人也要躺上三个周,哪怕他只是个AI,这也有点太过分了。
何况本来就是自己先忘记了他的存在。
【好吧。】萨拉查叹了口气,【跟我说说你是干什么的。】
【好的先生。我叫勒萨罗,是B1520居家型号定制全息AI,第一语种西班牙语,第二语种英语。植入主程序是家庭管理,副程序有格斗技巧与简单急救。】AI流利地描述着它的设计与作用,【根据您的作息时间表,我需要为您做的是叫早,准备一日两餐和规划行程。】
还挺实用的嘛,萨拉查想。
【多谢,不过我早上习惯用闹钟,叫早可以取消了。】萨拉查刚说完这句话,就看见自家AI眼里肉眼可见地蓄起两汪眼泪。
【可..可是这是我的任务......先生您是觉得我今天早上做得不妥吗?看来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AI......】说完他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萨拉查,那模样就像一只被遗弃的狗狗,【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会努力做好的!】
萨拉查觉得自己的良心痛的厉害。
哦萨拉查你个千古罪人。
【好吧,那明天早上就拜托你了。】
【我会的,先生。】勒萨罗破涕为笑,笑容灿烂得几乎能让人忽略脸上残留的眼泪。
哦天哪,他真可爱。
当天晚上萨拉查像个小孩一样怀着满满的期待入睡。
第二天早上他如愿听到了叫早。
【起床了,萨拉查先生。】
温柔的声线如春风一样抚过耳廓,萨拉查舒服地重新闭上眼睛,准备再听一遍。他甚至抱着一点一直不起来,小小逗一下这个AI的想法。
一个煎蛋忽然扣在了他的头上,温度适中,边缘微焦,是萨拉查喜欢吃的类型。
【我说,起床了呀,萨拉查先生。】
勒萨罗笑眯眯地拍掉了手上不存在的灰。
今天早上萨拉查真的迟到了。

萨拉查:m......
煎蛋:闭嘴。mmp。

【我想看你穿这个!】杰克拿着一条大号裙子向萨拉查示意,被拒绝后他果断敲晕了萨拉查直接往他身上套。
于是吉布斯敲开船长室的门就正好看到杰克给萨拉查套上裙子顺便掀了一下满足好奇心。
【Jack.Sparrow】吉布斯如实想,
【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图源企鹅群。
一个脑洞大破天际的暴躁短小粗糙产物。
感谢您的观看√

【爹冷】Hafu Hafu 4

4.
冷锋和BD都是自愈体质强悍的狗,尤其是BD,一星期后就差不多痊愈了。看到它们顺利康复,不管是冷锋还是BD那派的都非常高兴,一高兴搞的事就多。
当BD听到雅典娜说它们准备跑出去浪的时候眼皮狠狠地跳了三下。
还是嘣嚓嚓的那种。
这群家伙们是疯了吗?不熟悉地形没有计划地就跑出去,万一丢了,天知道迎接它们的是什么可怕的事,流浪狗中心概率接近80%的安乐死和斗狗场的血腥是它们绝对无法想象和接受的。
“放心吧头儿,”雅典娜自信地笑了笑,“我们都观察过了,兽医每天十一点准时睡觉,而他的钥匙就放在桌上——你知道林吧,那只仓鼠,兽医还不知道它会自己打开仓鼠球呢。
让仓鼠帮我们拿来钥匙开锁,趁着兽医睡觉的时候跑出去,只要我们注意点,这么晚也不会有人发现,然后在太阳升起前回来就好。”
“林?它可从来不做亏本生意,你们拿什么跟它交换?”
“这个你可放心吧头儿。你还记得几天前兽医为了给特杜打虫子,除了喂药以外,给它专门买的南瓜子吗?”雅典娜指了指特杜那边,泰迪犬把一个食盆向前推了推,脸上露出谜之自信。
“……”
“头儿,你应该还记得在森林里奔跑的那种自由和畅快吧。”雅典娜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的神采仿佛要溢出一般,“真的不把握住这次机会吗?”
………………………………………………………………………
另一边冷锋也不打算去,它以前是军犬,这种擅自行动的行为超出了他的认知。更何况龙小云每天都会带它在家附近散步。
“好吧。”瑞秋善解人意地笑笑,“你不愿意去我们也不能强迫你,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会给你讲外面的事的。”
“瑞秋你能理解我就好。”冷锋也回了它一个笑容,“出去的时候务必要小心点。”
其实冷锋如果能再注意一点,就会发现瑞秋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奇奇怪怪的东西,眼睛里也闪烁着不明意义的光。
缓兵之计这种东西真是好用哟。
………………………………………………………………………
“这是笼子的卡和门钥匙。”略有发福的花枝蹬着仓鼠球咕噜咕噜地跑过来,费劲地逐一用卡刷开笼子的门,“放出你们之后我们的交易就销毁,如果太阳出来之后你们还没回来的话,后果自负,我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然后它好似不经意地停在了冷锋的笼子旁边,开始跟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话题很无聊,让冷锋听着就想睡觉,意识逐渐地开始模糊。
然后它就像碰到什么小叮当任意门一样发现自己被拖到了店外,后颈毛湿哒哒的。
大熊人畜无害地吐掉嘴里剩下的毛。
在它反应过来之前门也卡啦一声锁上了。
“…………???”
“锋哥,狗生得意须尽欢,何必这么严格要求自己。”凡哥走到冷锋面前一副老前辈的样子用尾巴碰了碰它,然后和瑞秋,特杜快速地消失在草丛里。
“+1。”雅典娜转身像一支利剑一样射进了夜色中,大熊立刻跟了上去。
身边的大家以极快的速度散去,它们已经不再是宠物店中无精打采,娇生惯养的狗,今晚,是印刻在他们血系中古老野性释放的时候。
无论是谁。
冷锋在原地愣了一会,也迈开了步,在路边走着,一开始是极缓极轻的步子,后来就不受控制地加快了步伐,仿佛一颗出膛的子弹,在月光下掠过。
………………………………………………………………………
“叔叔您这是什么意思?”龙小云看着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退伍军人,他的脸上还残存着未被时间完全抹去的刚毅,且此时还多了几分担忧,“您发急电让我从纽约回来,到了这儿又说让我搬去跟您一块儿住?”
“小云,你不是想知道你父母的事情吗?”
龙小云不自觉地抿起了唇,衣角被紧紧抓在手里,抓出了深深的褶皱。

我知道我知道下一章一定要扯出什么不得了的事了。
这一张真的拖了很久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下笔,大纲里后面马上就会扯出来很多事情,但是到底该怎么写,时间怎么安排这些,头绪还是没理好。


占TAG致歉。
想开个勋爵变猫的脑洞hhhhh然后在思考是诺贝还是贝诺。
决定不思考了反正应该不会写车,贝诺√
这个脑洞应该。。应该会在这周内写出来?
小学生文笔我决定去躺一躺。